亲爱的惜语凡

我最喜欢你

今夜我想说的话【占TAG,过几天删】

还在,还喜欢
可能会被骂吧,但是我还是喜欢他
朱砂痣,白月光
自此之后,我满眼满心都是他

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我永远都记得我喜欢上江澄的那个凌晨。


 


2016年6月,我一起玩剑三的基友和我说,有一本小说现在很红,超级好看,要不要看,我传TXT给你。


我回了一个“好”,然后接受了她从QQ上传给我的文件,花了三天看完了那本名叫《魔道祖师》的小说。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它丢在了手机文件夹的一个角落。


那确实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说,但那时的我觉得它不足以在我的生命里擦出什么火花。我长年混迹在剑三圈和欧美圈,每天在微博和随缘居看同人,几乎没看过原耽。最重要的休闲生活就是和剑三基友一起打本挖宝截图,或者和欧美圈基友一起讨论着太太们今天更新的文一边开各种“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脑洞。


魔道祖师确实好看,但也就止于好看而已。


最喜欢的角色是蓝曦臣,醉酒的蓝忘机很可爱,义城篇太精彩了!


除此之外没有了。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一切都止于这一刻,对我而言,可能更轻松更快乐。


 




到了7月之后,有一天夜里,我失眠了。


或许是冥冥注定,凌晨4点的时候,我再次打开了手机,刷了一两分钟刷不到新微博的时候,我打开了手机的阅读栏。


百无聊赖的再次点开了《魔道祖师》。


我是跳着跳着看的,也没有像第一次那么认真。


但是突然的,江澄就像是一块被破开的原石,露出了里面绚烂夺目的宝玉,散发着谁也无法抵挡的光芒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到了那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顶着一双吓人黑眼圈起床,脑海里除了江澄就什么也没有了。


 


于是我像以往入新坑一样,开始在新浪微博搜索江澄。


但可能是我运气不好,我入坑没几天,就爆发了那场很著名的“澄狗”事件。


说真的,“江澄与狗对愁眠”这句足以让所有澄粉爆炸的话,在那时已经是对澄粉最温和的攻击了。


那件事给我的感觉,澄粉就像是被一群疯狗撕咬的兔子,毫无还手之力。最可怕的是,那群人用最恶毒最无耻的话攻击江澄和澄粉,而他们身边,还站着一群自称“舅妈”的人,拼命说着太太画澄狗也很可爱啊太太要是再也不画澄澄了我就和那些黑子拼命。


不生气吗?


怎么可能不生气啊!


所有人都嘻嘻哈哈的侮辱江澄,一群人按着澄粉的头,要她们向画了澄狗车的太太道歉。澄粉们就像挡在大象面前的蚂蚁,拼尽全力,也挡不住那些人把脏水一桶一桶泼到他身上,用他父亲名字的出处改编的诗歌来消遣他。


那时我就想,我要保护他。


不是用掐架的办法,也不是用谩骂的方式,而是要写,要画,要让更多人喜欢他,要让更多人尊重他。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那场掐架中,有一个对家留了这样一条言。


“你们江澄和狗配都委屈了狗,还成天妄想和蓝大组CP,别污辱了蓝大好吗!”


那一句话,就像一道闪电劈进了我的心里。


照亮了我眼前布满荆棘的路。


蓝大本来就是我一刷最喜欢的角色。


他和江澄有相似的痛苦,但也一样有无限的未来。


因为对家的一句话,85章的《隐琳琅》,抽开了它的第一片芽。


 




从决定开始写这篇文开始,我就去买了晋江的魔道订阅,把原作读了好几遍,涂涂改改做出了一份大纲,拿去和我一起写文的基友讨论。


谁知道我基友一听说我入了魔道坑,几乎要和我翻脸。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大部分基友,并不喜欢魔道和魔道粉,有的甚至到了厌恶的地步。


时至今日,她们提到魔道,依旧恶心至极。


但那时的我,并没有去细想为什么他们那么讨厌这本书,我心里除了江澄谁也没有了。我坑了我手头所有的文,开始仔细做隐琳琅的大纲,并且为了不和基友发生冲突,注册了现在这个小号,做好了连载的准备。


 




现在的新人可能不知道,那时候的曦澄有多惨。


LOFTER的情况我不清楚,但微博真的是……可能两三天才有一篇粮,啃完就得饿着。在微博搜索曦澄,出来的都是对家的嘲讽和讥笑,文手不多,画手就更少了。檀衍太太的条漫翻来覆去不知道刷了多少遍,好不容易有一位太太画了一张曦澄车图,那场面——哎嘛堪比过年还过年。


在这种情况下,我拖拖拉拉做好了大纲,终于在8月开始动笔,到了8月14日,隐琳琅的第一章发到了微博上。


那时我心里其实很坎坷的,害怕没人看我的文,害怕得不到回应,但更多的,我就是想,哪怕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看了我的文,喜欢上曦澄,喜欢上他们,那我多么辛苦都值得了。


但我并不知道,那时的曦澄,已经开始蓄力准备展翅,而我,刚好乘上了这股东风,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隐琳琅红了,至少在当时,它是曦澄圈很有名的文。(应该是的吧,我这么自夸会不会被打死。)


每周都有很多小伙伴给我留言评论,给剧情留下各种各样的猜测。有的小伙伴猜对了,我要想着怎么模棱两可的糊弄过去;有的小伙伴猜错了,我也要假装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很多小伙伴的留言也非常有趣。我每周,每周都盼着更新后大家的流言,周一也变得一点都不讨厌。


更让我开心的是,越来越多的太太们,渐渐来到这个圈子,有文笔超绝的写手,也有画技精湛的画手,曦澄的粮食越来越多,喜欢曦澄的人越来越多。


等我回过神来,它已经是魔道的第二大CP了。


这是我在这个圈子里,最快乐的时刻。


 


然而曦澄爆红的背后,针对的谩骂和掐架其实从来就没有听过。


那些当年在狗澄事件中辱骂江澄的疯狗,根本就没有放过他。


只不过当年他们可以尽情撕咬的澄粉,已经强大到能拥有与之抗衡的能力了。


新年在曦澄TAG刷死全家和恐怖图片已经是最低级的攻击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从DOKI,到超话,有多少人戴着伪善的面具,背后在给江澄和澄粉使绊子。


但这压力,澄粉顶住了。


曦澄这对拉郎CP,最高冲到了LOFTER同人榜的第十位,是名副其实的魔道第二大CP。


DOKI刚开放的那日,仅有三千多粉的江澄DOKI,硬是砸钱把江澄刷到了魔道人气角色的第一位。


7月9号动画开播全员霸榜一周,江澄稳稳的坐在了第三的位置。【当然,这里面不能说只有澄粉的功劳,很多全员粉也很努力的给澄打榜,这个是绝不能否认的。】


你的辉煌,我们来给。


 


7月19日,江澄有了自己的生日,整个圈子欢腾一片。直到今天,江澄的生日群依旧有两百多人。


 


谁能想到天堂到地狱,短短的一周都用不着。


 


今天的事我不多说了,很多小伙伴心中都已经有了自己的评判。


也有了自己的决定。


其实早上我也很迷茫,甚至连上班卡都忘了打,白白丢了两百块满勤。


今天我失去了鸭,失去很多我喜欢的太太,失去了很多曾经一起爱着澄澄的小伙伴。


很累,很难过,真的。


写了曦澄快两年了,除了一些特殊情况,每周天我都会更新。


我不是一个很擅长写文的人,文笔和阅读量的不足导致我写文的速度很慢。自从隐琳琅开始连载,我就必须放弃一些我喜欢东西来换取写曦澄文的时间,比如剑三,比如朋友之间的邀约,这几乎导致了我与基友们的脱节,我没有时间去了解他们新萌上的东西,像楚留香云裳羽衣之类的,基友们都在玩,但我,没时间,没精力。一旦分心,这周的曦澄文就要断更。


而我舍不得曦澄少一分热度。


有时候,我也在想,值得吗?


真的值得吗?


曦澄既不能像其他圈子一样靠出点同人本小周边赚点小钱,又隔三差五要面对来自各种傻逼糟心的攻击。


是真真正正的是为爱发电。


值得吗?


值得啊。


我用我的手,给我的江澄创造了一个幸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经历苦难,却终得圆满。即使原作不爱他,即使黑粉攻击他,但在我的这个世界里,他是全天下最珍贵的宝物。


我和所有的澄粉,一起为他筑起这片天空,保护他,疼惜他,爱他。


原作没能给他的爱,我来给他。


 




这也是为什么,我决定留下的原因。


尽管这一切理由,在今天之后,可能会变成一个笑话。


我知道留下以后要面对着什么,也知道以后就要被戳着脊梁骨,被骂成墨香的共犯。


但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江澄再回到从前,只能任人作践,任人嘲笑。


不想好不容易为曦澄撑起的世界,在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的情况下,支离破碎。


我可以跪下,但我不能让江澄跪下。


 




所以我留下,不会走。


 




请原谅这个自私而又无耻的我。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那些欢呼曦澄要糊了的澄黑和对家,也别高兴得太早了。


老子还在呢。


 


 




今天有个小天使密我,说要退坑了,但至少想保存一份隐琳琅作为怀念,


明天我会把隐琳琅整理一下,尽量周末之前把隐琳琅的TXT做出来给大家下载。


请相信我,无论留下的人,还是离开的人,他们对澄澄的爱都是一样的,对今天的痛也是一样的。


不要指责任何人的决定。


今天流的眼泪已经够多了,大家早点休息吧。


明天早上起来,就不要再哭了啊。



【曦澄】没有题目

曦澄
OOC 很短 幼儿园文笔 逻辑没有的

江澄觉得自己有点累了。

从祠堂跪了一个时辰之后,江澄挥退左右,沿着长廊,一个人走到了湖边。

江澄看着湖水,还是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杏目柳叶眉,常年微抿着的薄唇,头发仍是乌黑的,但是眼里却是满满的疲惫。江澄慢慢垂下眼帘,小声说“阿姐,我…有点累。”

江澄又自嘲地笑了一声,但是勾起的唇角很快又控制不住的垂了下来“阿姐,我真的好累。我好怕,怕我撑不下去,怕云梦江氏毁在我手上。”江澄的声音开始发抖“阿姐,怎么回事啊?我真的好怕。”

江澄又在湖边站了一会儿,直到身体和声音都不再颤抖之后,下意识的转了转手指上的紫电,正要转身离开,却突然看见不远处的蓝曦臣立在树下。

方才被云遮住的月亮出来了,皎洁的流光似乎全都笼在蓝曦臣的身上,把蓝曦臣映衬的更加清俊。

蓝曦臣站在月光下,对着江澄伸出手来道“晚吟,我们回去吧。”

江澄快走两步,一把抱住了蓝曦臣。

蓝曦臣一愣,旋即也回抱江澄,在江澄耳畔轻轻亲了一口。

江澄嗅着蓝曦臣发间隐约的荷香,困意袭来,竟然直接站着睡了过去。

蓝曦臣感到肩膀一沉,发现江澄已然睡了,不由失笑,又在江澄脸上小小的亲了几口,才心满意足地抱起熟睡的江澄回屋。

从小学开始,到如今的高三。我走过的每一步,都有盗笔。跟小伙伴们一起感动的哭成狗过,也跟人撕过逼,不过多疲惫,我都一直在!